beplay取款beplay取款_beplay假网,在线看足球盛宴,登录官网注册账号即可开始享乐之旅,beplay将带给所有线上娱乐球迷非一般的畅快体验.
beplay取款 > beplay假网 > 邝佰兴、邝为邦、邝为亮与廖永雄及邝金论、罗

邝佰兴、邝为邦、邝为亮与廖永雄及邝金论、罗

作者: beplay取款|来源: http://www.niwoyouxian.net|栏目:beplay假网|    日期:2019-07-10

文章关键词:

beplay取款,邝永雄

  三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李海峰、孙富宝,均系广东正显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邝佰兴、邝为邦、邝为亮因与被上诉人廖永雄及原审第三人邝金论、罗映红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河源市源城区人民法院(2014)河城法民一初字第55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5年2月9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09年7月10日,廖永雄与邝佰兴、邝为邦、邝为亮签订一份《合同书》,约定邝佰兴、邝为邦、邝为亮将位于河源市源城区源南镇风光村红石柱河边沙场旁边一块面积约600平方米的土地永久性转让给廖永雄使用,土地上除一口水井属邝佰兴、邝为邦、邝为亮所有,其他地上果树、苗木、房屋及建筑设施属廖永雄所有,并有行使土地权。

  2013年12月25日,廖永雄与罗映红签订一份《协议书》,约定由罗映红、邝金论承名源南镇风光村红石柱第一沙场拆迁砖瓦结构房屋一幢,面积为492平方米,此砖木瓦结构房屋淹浸补偿款全部归廖永雄所有。2013年12月25日,廖永雄与邝金论签订一份《协议书》,约定由罗映红、邝金论承名源南镇风光村红石柱第一沙场拆迁砖瓦结构房屋一栋,面积为80平方米,此砖木瓦结构房屋淹浸补偿款全部归廖永雄所有。

  2011年6月20日,经风光村水电站丈量,罗映红名下位于源南镇风光村红石柱第一沙场一砖木瓦结构建筑物面积为492平方米,邝金论名下位于源南镇风光村红石柱第一沙场一砖木瓦结构建筑物面积为80平方米。根据廖永雄提供的《东江两岸库区内土地附着物淹浸补偿到户签领表》,风光村水电站确认邝金论名下80平方米的砖木瓦房淹浸补偿款为52000元,罗映红名下492平方米的砖木瓦房淹浸补偿款为319800元。以上补偿款合计371800元。经法院对风光村水电站工作人员林水铭作《询问笔录》,其确认:罗映红、邝金论名下的补偿款实际为廖永雄的,其补偿的建筑物是廖永雄的;该补偿款仅到账10%;补偿款为地上附着物的补偿款,不包括地上附着物所占的地价。邝佰兴、邝为邦、邝为亮提供源南镇风光村村民委员会《证明》载明:2011年至2013年间,因水电站淹浸补偿由“罗映红”及“邝金论”承名位于本村红石柱河沙场旁边的一处房地产,该房产所占土地,是邝佰兴、邝为邦、邝为亮一家在1980年前后所得的土地,约有600平方米,该土地一直由邝佰兴、邝为邦、邝为亮一家管理使用。期间,邝佰兴家曾在此种植过红薯、花生、果树等。在2005年前后,邝佰兴一家曾在此建房开过养殖场多年。后因该房地产被征收,由“罗映红”、“邝金论”承名丈量拆迁面积之后,邝佰兴、邝为邦、邝为亮一家曾就多次到村委会反映此事,要求更名自己丈量属于自己的土地及其土地上的建筑物,至今未能更名且已诉至法院。其实,由“罗映红”及“邝金论”承名丈量的因水电站淹浸补偿款约371800元,既包括地上建筑物的补偿款,也包括土地的补偿款。

  原审法院认为:本案当事人争议的焦点是:371800元的淹浸物补偿款归谁所有。廖永雄与邝佰兴、邝为邦、邝为亮于2009年7月10日签订的《合同书》明确约定“土地上除一口水井属邝佰兴、邝为邦、邝为亮所有,其他地上果树、苗木、房屋及建筑设施属廖永雄所有”。此后,廖永雄与邝金论、罗映红约定由其二人承名该土地建筑物的补偿款,邝金论、罗映红对此予以确认。风光村水电站作为补偿主体,亦确认了廖永雄为该建筑物的所有人。综上,确认位于源南镇风光村红石柱第一沙场的492平方米建筑物、80平方米建筑物为廖永雄所有,风光村水电站对其建筑物的淹浸补偿款371800元应为廖永雄所有。

  邝佰兴、邝为邦、邝为亮主张该淹浸补偿款包含了建筑物所占的地价,其提供的源南镇风光村村民委员会《证明》中“由罗映红及邝金论承名丈量的因水电站淹浸补偿款约371800元,既包括地上建筑物的补偿款,也包括土地的补偿款”的内容与法院对风光村水电站工作人员所作的《询问笔录》内容相矛盾。风光村水电站在丈量时系以建筑物的面积测量,并非以土地的四至范围测量;同时,风光村水电站作为补偿主体,负责对被淹浸物的丈量、计算、支付补偿款,其证明力比源南镇风光村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的证明力更高,应采信风光村水电站的证言。因此,确认该淹浸物补偿款只是对其土地上建筑物的补偿,并不包含建筑物所占的地价补偿。

  本案当事人争议的是淹浸物补偿款的归属问题,需确认的是被淹浸物的所有人,与合同是否无效并无直接关联。邝佰兴、邝为邦、邝为亮主张与廖永雄之间为合作建房关系,收益由廖永雄占四成,邝佰兴、邝为邦、邝为亮占六成,未提供证据证实,廖永雄亦不予确认,不予采信,邝佰兴、邝为邦、邝为亮应自行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廖永雄要求邝佰兴、邝为邦、邝为亮支付其逾期领取371800元补偿款的利息损失10000元,因该补偿款371800元并未完全到账,邝佰兴、邝为邦、邝为亮不应承担廖永雄的利息损失,对廖永雄的该诉求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规定,原审法院于2014年12月10日作出如下判决:一、位于源南镇风光村红石柱第一沙场的492平方米建筑物、80平方米建筑物淹浸补偿款371800元为廖永雄所有;二、驳回廖永雄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7027元,由邝佰兴、邝为邦、邝为亮负担。

  上诉人邝佰兴、邝为邦、邝为亮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一、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并非“土地转让”或者“土地转包”关系,而是合作建房关系,理由是:1、虽然合同约定上诉人将涉案土地永久性转让给被上诉人使用,但被上诉人从未向上诉人支付任何费用,说明合同内容不客观、不线、上诉人一审提供的证人李志毅、陈伟生出庭作证的证言足以证实双方之间是合作建房关系,所建房屋由双方按份共有,被上诉人占四成,上诉人占六成。3、上诉人一审提供的被上诉人与他人合作建房的协议及证明,证实近年来被上诉人与风光村其他村民都有过这样的合作,即由村民出地,被上诉人出资建房,征收后一起分割补偿款的事实。二、涉案补偿款371800元既包括地上附属物补偿款,也包括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三、被上诉人永久性受让农用地,并在受让土地上建房,改变土地用途,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被上诉人与上诉人签订的《合同书》应属无效。综上,上诉人请求撤销原审判决,确认补偿款371800属于被上诉人与上诉人双方共有,并按被上诉人与上诉人约定的四六比例进行分割。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当事人争议的是涉案补偿款371800元的归属问题。根据廖永雄与邝佰兴、邝为邦、邝为亮于2009年7月10日签订的《合同书》关于“土地上除一口水井属邝佰兴、邝为邦、邝为亮所有,其他地上果树、苗木、房屋及建筑设施属廖永雄所有”的约定,结合涉案补偿款的补偿主体风光村水电站确认廖永雄系涉案土地上建筑物的所有人的事实,原审判决确认位于源南镇风光村红石柱第一沙场的492平方米建筑物、80平方米建筑物为廖永雄所有正确,风光村水电站对该建筑物因淹浸而给予的补偿款371800元应为廖永雄所有。邝佰兴、邝为邦、邝为亮主张其与廖永雄之间是合作建房关系,涉案补偿款应由双方按份共有的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关于涉案补偿款的性质,风光村水电站作为补偿主体已经确认涉案补偿款为地上附着物补偿款,不包括地上附着物所占的地价,邝佰兴、邝为邦、邝为亮认为涉案补偿款既包括地上附属物补偿款,也包括土地补偿费和安置补助费,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纳。本案系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纠纷,确认的是补偿对象,与本案合同是否有效并无实质关系,当事人对合同效力的法律效果可另行主张权利。综上所述,邝佰兴、邝为邦、邝为亮的上诉理由不成立,本院予以驳回。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文章标签: beplay取款 ,邝永雄

上一篇:晓知岭南 致力于头饰设计的八零后陆少斌      下一篇:六集黄梅戏版嫦娥奔月视频